沮水-祖陵-索罗湾

2020-08-27 13:09 来源:黄陵县轩辕黄帝文化研究会秘书处 编辑:梁君 作者:苏峰

一个文明的产生与河流息息相关,世界上的文明都是由大河而生,尼罗河、底格里斯河、幼发拉底河、印度河、恒河,还有中国的黄河、长江,四大文明古国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印度、古中国因为大河文明而诞生了国家。有时我在思考,其实这些大河都很暴戾,经常把沿岸村庄、土地淹没,使人们无法正常生产生活,破坏性非常大。那么文明是怎样产生的?文明实际是靠支流的小河所产生的。黄河的支流非常多,这些小河都是默默无闻的发端文明的地方,在奉献着自己所流淌的文化,为黄河文明发展增添着无限荣耀,最具典型的是黄河的支流渭河,渭河的支流洛河,洛河的支流沮河,沮河的支流索劳河,最后一个索劳河,非常狭小,小到难以在地图上找到。虽然小,实际上这才是孕育黄河文明的最基点。远古时期黄帝出生于此,俗谚:二月二,龙抬头。黄帝就出生在沮河源头的沮源关降龙峡,讲的就是索劳河文明。

黄帝尝百草在这里,岐黄论道在这里,黄帝观河图洛书在这里,这里还有黄帝驯化糜子和粟、黍的驯化场。

黄帝的童年在这里度过,《史记》中记载的“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记述的就是黄帝小时候成长的历程,黄帝是从这里走出去,统一了全国,实现了他部落联盟首领的中国梦,开创了华夏民族5000年从未中断的历史文明进程起点。

索劳河演绎的中华文明

自黄帝从索劳河走出,来到沮河,由沮河走出来到洛河,由洛河走出来到渭河,由渭河走出来到黄河,由黄河中上游向中下游走出,由发端走到了终端,开创伟大的华夏文明,开创了黄河农耕文明的种植农业和农耕人群管理意识。黄帝的文明5000年来,一直在索劳河河畔进行着演绎,索劳河文明成为了中华文明5000年发展的一个缩影。

最早来到索劳河的是周祖公刘,他拜谒了沮河下游的黄帝陵,然后在索劳河畔狩猎,他看到了生态沮水的自然美景,陶醉了,后人记录了他视察工作的场景,即《诗经》所云:猗与漆沮,潜有多鱼。有鳣有鲔,鲦鲿鰋鲤。以享以祀,以介景福。周族是中国最早发展农耕文明的家族,由弃开始,到公刘时,公刘已成为周族发展农业的重要祖先,他从庆阳跨过子午岭山脊,来到子午岭东坡,目的是开发农耕,但保护自然生态也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于是面对沮水河、索劳河的清底鱼翔,他也给手下大臣讲述了一个金山银山、绿水青山的故事。他的思想影响着他的子孙后代,到周公姬旦建立“封建制度”的时候,实际也在延续祖先的生态美观念,只不过这一次是一种人文生态的制度被推行出来。

封建制度在当时是最适宜中国国情的,更重要的是它是黄帝农耕思想的延续,到这时已延续了2000年。

猗与漆沮,潜有多鱼。有鳣有鲔,鲦鲿鰋鲤。

秦始皇修建了一条秦直道,从索劳河旁经过。就是这条直道,将大秦帝国的“货币度、量、衡、文字、郡县制”等大统一思想,传遍了黄河南北。被农耕文明不断壮大的中华文明又一次得到了政治制度上的一次巩固。

还是索劳河旁这条直道,汉武帝实现了攘外安内的梦想。忽而张骞出使西域,忽而卫青、霍去病大胜全归,忽而汉武帝亲巡朔方还祭桥山,以至于后来的昭君出塞,文姬归汉都从索劳河旁小憩后继续前行,赶往长安和洛阳,展示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血染的风采。

魏晋南北朝以及隋唐五代、宋、元、明、清,索劳河旁的石窟变得越来越多,这是中华民族再一次实现伟大复兴的包容现象在索劳河旁的印证。因为我们要发展,融合是必由之路,正是因为融合,我们才得到了非常好的发展,佛教、儒教、道教以及古罗马、波斯文化的输出、输入,让我们这个民族从文弱走向了剽悍,索劳河见证了中华文明在一代又一代黄帝子孙奋勇拼搏,砥砺前行的艰辛历程。如果不融合,如果不包容,我们这个文明可能会很脆弱,可能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敕勒歌》用汉语所吟唱的“敕勒川,阴山下……”,正是胡汉融合的见证。

黄帝陵——中华文明的精神标识

索劳河流入沮河,沮河的下游沮水环绕着中华民族的祖陵——黄帝陵,它是中华文明的精神标识。

黄帝陵的意义在于它所承载的精神力量。

我们称自己是炎黄子孙,主要讲是黄帝的血缘子孙,黄帝之后,五帝、夏商周,秦汉、三国、魏晋,唐宋明、民国,无不是黄帝血缘子孙,延续创建的国度 。历史上春秋战国、五胡十六国,辽金元清,中国古代少数民族曾入主中原建立王朝,他们也认祖归宗,从文统的角度去认祖先,黄帝也成为了他们的祖先,这叫文化认同。

黄帝陵,一个全世界炎黄子孙都应该去朝拜的地方,索罗湾,中华文明探源一个不可缺失的地方。

习近平总书记讲到:“对待历史文化要溯到源、找到根、寻到魂,找到历史和现实的结合点”。索罗湾就是一个结合点。“索罗”、“索劳”发音,本是狩猎或劳动的号子。索罗湾今天的文化现象依然是中华民族实现复兴和梦想的缩影。索罗湾一一一个能把梦留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