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时代的发明:器物

2020-08-11 15:41 来源:黄帝陵基金会 编辑:梁君

【经史】

《逸周书·佚文》

黄帝作井。(《太平御览》卷一引)

《世本》卷九《作篇》

女娲作笙。

随作笙。

随作竽。

挥作弓。

牟夷作矢。

蚩尤作五兵:戈、矛、戟、酋矛、夷矛。……

《史记》卷十二《孝武本纪第十二》

黄帝作宝鼎三,象天地人也。

“后人复有上书,言‘古者天子常以春秋解祠,祠黄帝用一枭破镜。’”集解:“黄帝欲绝其类,使百物祠皆用之。破镜如 而虎眼。或云直用破镜。”

《越绝书》卷十一

晋郑王闻而求之,不得,兴师围楚之城,三年不解。仓谷粟索,库无兵革。左右群臣、贤士,莫能禁止。于是楚王闻之,引泰阿之剑,登城而麾之。三军破败,士卒迷惑,流血千里,猛兽欧瞻,江水折扬,晋郑之头毕白。楚王于是大悦,曰:“此剑威耶?寡人力耶?”风胡子对曰:“剑之威也,因大王之神。”楚王曰:“夫剑,铁耳,固能有精神若此乎?”风胡子对曰:“时各有使然。轩辕、神农、赫胥之时,以石为兵,断树木为宫室,死而龙臧。夫神圣主使然。至黄帝之时,以玉为兵,以伐树木为宫室,凿地。夫玉,亦神物也,又遇圣主使然,死而龙臧。”

《吴越春秋》卷五《勾践阴谋传》

于是神农、皇〔黄〕帝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四方。黄帝之后,楚有弧父。

《汉书》卷三十六《楚元王传第六》

《易》曰:“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臧之中野,不封不树。后世圣人易之以棺椁。”棺椁之作,自黄帝始。

《古史考》

黄帝作弩。

黄帝时有釜甑,饮食之首始备。

黄帝始蒸谷为饭,烹谷为粥。

黄帝作车,引重致远。

《旧唐书》卷二十九《志第九·音乐二》

钟,黄帝之工垂所造。

《唐六典》卷十六

《周礼》:“司常掌九旗之名物:日月为常,交龙为旂,通帛为旃,杂帛为物,熊虎为旗,鸟隼为 ,龟蛇为旐,全羽为旞,析羽焉旌。”《列子》曰:“黄帝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以雕、鹖、鹰、鸢为旗。”今白泽旗、朱雀、辟邪、玄武等旗,金吾队所执;青龙、白兽、麒麟、角端、赤熊等旗,左、右卫队所执。

“黄帝战于涿鹿,帝乃始命吹角为龙鸣以御之。”至魏武北征乌丸,度沙漠,而军士思归,于是减马中鸣,而尤更悲矣。胡角者,本以应胡笳之声,后渐用之。故有长鸣、中鸣、故角。凡三部。今唯有大角,金吾主之也。

三曰钺斧,《石氏星经》曰:“天钺一星,在井旁。”《舆服志》曰:“钺,黄帝所造,涂以黄金,行则载以车,可以斩戮。”《传》云:“汤伐昆吾,躬把大钺。武王入商国,周公把大钺,毕公把小钺,以夹王。”以铁为之。《六韬》云:“武王军中有大柯斧,刃广八寸,重八斤,名为天钺。”即今之大钺也。魏、晋已来,上公亲征,犹假其器。

《通典》卷第五十七

上古衣毛帽皮,后代圣人见鸟兽冠角,乃作冠缨。黄帝造旒冕,始用布帛(冕者,冠之有旒),黄帝作冕,垂旒,目不邪视也。充纩,耳不听谗言也。(事见《世本》)

《通典》卷第六十四

昔人皇氏乘云驾六羽,出谷口,或云车也。及五龙氏乘龙,上下以理。古史考云:“黄帝作车,至少昊始驾牛,及陶唐氏制鸾车,乘白马,则马驾之初也。”

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蚩尤作大雾,将士皆迷四方,黄帝于是作指南车以示方,故后常建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