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宝才:黄帝文化论纲

2019-11-21 10:58 来源:公祭轩辕黄帝网 编辑:梁君 作者:刘宝才

一、 黄帝文化反映黄帝时代的特征,突出体现黄帝时代的创 新精神和凝聚精神

黄帝时代是中国文明的开端。这个时代,生活在中国大地上的人类突破了氏族和部落的界限,人们的社会生活扩大到氏族和部落之间,出现不同氏族之间、不同部落之间协调合作的客观需要,最终导致联合范围扩大和凝聚力增强。黄帝时代,黄帝部落迅速崛起,与炎帝部落、蚩尤部落等联合起来,形成中原政治权力中心。正如《史记•五帝本纪》所说:黄帝时代首创制度文明,“置左右大监,监于万国”,缔造了“万国和”、万民安的政治局面。因此,黄帝时代历史的一大特征是,中华民族的凝聚力第一次突出地表现出来了。

黄帝时代,集中出现了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一批发明创造。在没有外来文明可以借鉴的地理环境和历史条件下,黄帝时代的中国人发明了服牛乘马、舟楫车舆,改进了陶器制作工艺,学会了掘井取水和养蚕缫丝,属于人类社会物质文明的最早创造。这个时代的中国人发明了琴、磬等乐器,创作出《咸池》舞乐,制定了甲子和历法,特别是发明了文字,属于人类历史上精神文明的最早成就。冠冕衣裳的发明,则兼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双重意义。司马迁赞扬黄帝“治五气,艺五种,抚 万民,度四方”[1],实际就是黄帝时代伟大创新精神的赞歌。因此,黄帝时代历史的又一大特征是,中华民族善于创新的精神第一次突出地表现出来了。

黄帝文化的基本精神,即中华民族的伟大凝聚精神和创新精神,是黄帝时代历史特征的总结。

二、 黄帝文化与五千年中国文明史联系在一起,五千年来不 断丰富发展

黄帝文化没有黄帝时代形成的经典文本,有关传说史料是西周中期开始先后载入典籍的。黄帝文化的大部分资料是战国秦汉以来形成的,例如《汉书•艺文志》所载的几十种托名黄帝的著作,历代黄帝祭祀活动的记载和祭文,还有关于黄帝的民间传说故事等。现有的黄帝文化的各种资料的性质不完全相同,与黄帝时代的关系不完全相同,未必全都反映黄帝时代的历史真实。作为观念史的黄帝文化,它既与五千年前的黄帝时代联系在一起,又与五千年来的中国文明史联系在一起,在黄帝时代以来的五千年间得到不断丰富发展。战国秦汉以来,黄帝文化代表的中华民族的凝聚精神,从“万国和”观念发展到中国统一理论,从华夏共祖观念发展到中华各民族一体理论。战国秦汉以来,黄帝文化代表的中国人的创新精神的内涵,从文明初创发展到开创高度繁荣的古代文明和现代文明。黄帝文化的资料,不局限于早期载入典籍的传说史料,包括五千年来积累的黄帝文化的全部资料。研究黄帝文化,不限于研究黄帝时代的传说史料,包括研究它在五千年来的丰富发展。

三、 黄帝文化是中华文化之根,具有全国性意义

黄帝文化的凝聚精神和创新精神,体现中华民族整体特质。黄帝文化的精神孕育出众多中国学术流派。先秦诸子中有一个黄老学派,自然是黄帝文化孕育而生,然而与黄帝文化有关的绝不限于黄老学派,儒家、法家、道家、兵家、纵横家、杂家都与黄帝文化有关,《左传》、《国语》、《周易》、《商君书》、《韩非子》、《庄010子》、《管子》、《尉缭子》、《战国策》、《吕氏春秋》等书纷纷引述黄帝文化的材料便是证据。《汉书•艺文志》收录的“黄帝书”书目也足以说明这一点。这类书有25种,不仅包括有《黄帝四经》等黄老学派的著作,还包括有历法书、阴阳家书、术数家书以及《黄帝内经》等多种医家著作。还可以举出多方面论据证明,不只是某一个学派接受过黄帝文化的影响,而是中国传统文化各主要学派都接受过黄帝文化的影响。所以说,黄帝文化是中华文化之根。

黄帝文化在全国各地都有其资源,有其影响。就祭祀黄帝来说,先秦的时候黄帝族的后裔祭祀黄帝,秦汉以来中央朝廷和地方政府祭祀黄帝,民间也祭祀黄帝。据我们的不完全统计,全国有70多处历史上遗留下来的黄帝陵墓和庙宇的古迹,分布于北京、山东、河南、河北、山西、吉林、黑龙江、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广东、四川、贵州、陕西、甘肃、宁夏、新疆21个省、市、自治区。东起曲阜西至乌鲁木齐、北自哈尔滨南至广州都有祭祀黄帝的古迹。这说明黄帝文化早已成为中华各民族的共同精神财富,具有全国意义,不是某一种地方文化。

四、 黄帝文化资源主要分布在黄河中下游地区,陕西是黄帝 文化的一个中心地区

黄帝文化资源主要分布在黄河中下游地区,包括今甘肃、陕西、河南、河北、山东等省。传说史料记载,史前炎黄集团在这个地区生存发展。考古发现中,时间与黄帝时代相当的晚期仰韶文化、龙山文化以及大汶口文化在这个地区有极为丰富的发现,为传说史料的记载提供了考古学证据。这个地区还有为数众多的黄帝文化的古迹以及流传于民间的传说故事。

陕西成为黄帝文化的一个中心地区是历史形成的。首先,渭河流域和洛河(指北洛河)流域是炎黄氏族的发源地和早期生活的地区。中国史前研究的权威著作徐旭生先生的《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对此作过令人信服的论证。其次,载入《史记》的汉武帝祭祀黄帝陵的史实说明,早在西汉的时候,黄帝陵在陕西就得到中央朝廷承认。以后历代帝王都在陕西桥山黄帝陵祭祀黄帝。唐代开始,在陕西桥山黄帝陵祭祀黄帝成为定制。明清两代帝王的祭文大多数刊石立碑存于桥山黄帝陵,至今还可以看到。近现代史上,辛亥革命期间同盟会在这里祭祀黄帝,抗日战争期间国共两党在这里共祭黄帝。西汉至今两千多年里,黄帝文化的发展没有离开过陕西。上个世纪90年代初黄帝陵基金会成立以来,为整修黄帝陵募集资金,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支持,得到国家相关部委支持,得到全国很多省、市、自治区政府支持,得到海内外炎黄子孙广泛支持,表明陕西是黄帝文化的一个中心地区得到公认。

五、 黄帝文化资源可以分为若干类,每一类都有值得重视的 价值,而不同类资源的性质又有差别,研究黄帝文化要科学地运 用各类资源

黄帝文化的资源基本可以分为五类:第一类,有关黄帝与黄帝族史迹的传说史料,包括黄帝的文治武功、黄帝君臣的创造发明、黄帝族的社会生活的传说史料。这类史料虽然是后来才用文字记录下来的,虽然在用文字记录下来之前长期口耳相传过程中会发生变化,但是仍然保存着黄帝时代的史实,是研究黄帝与黄帝时代的依据。第二类,有关黄帝族后裔与中华民族关系的史料,包括黄帝后裔与华夏族、汉族、中国古今少数民族关系的史料。这类史料是在黄帝时代以后的中国古代历史上形成的,反映黄帝时代以后的中国古代历史,是研究黄帝与中华民族关系的依据。第三类,有关黄帝祭祀的资料,包括见于记载的古今祭祀黄帝的活动、礼仪和祭文。这类资料是从黄帝逝世至今积累起来的,反映中国人对黄帝的崇敬及中国人黄帝观念的历史变化,是研究中国人的黄帝观念的主要依据。第四类,有关黄帝的古迹、民俗和民间故事,包括实物遗存和文字记载。这类资源大多数见于明清以来的方志记载,形成时代很晚,是研究民间层面的黄帝文化的重要依据。第五类,以黄帝题写书名的古代著作,包括《黄帝四经》等先秦子书、《黄帝五家历》、《黄帝内经》等古代科技著作以及占梦书等古代术数书,主要属于古代学术与科技著作。研究这类著作有的已经成为专门学问。作为黄帝文化的资源,这类著作是阐发黄帝文化的开创精神的一种依据。

以上五类资源每一类都有重要价值,都不应该忽视。忽视第一类资源(有关黄帝与黄帝族史迹的传说史料),无法确定黄帝及黄帝时代的历史,黄帝文化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黄帝文化的精神就无从说起。忽视第二类资源(有关黄帝族后裔与中华民族关系的史料),无法说明黄帝是中华民族的祖先,黄帝文化便失去了它的特殊性,失去了其独立存在的重要理由。离开第三类资源(有关黄帝祭祀的资料),无法认识中国人的黄帝观念的传承和发展,无法了解黄帝文化在历史上和现实中发挥的政治作用。离开第四类资源(有关黄帝的古迹、民俗和民间故事),便无从得知黄帝文化在民间的广泛影响,失去黄帝文化的一部分重要内容。不注意第五类资源(以黄帝题写书名的古代著作),便不能对于黄帝文化进行学术思想史、科技思想史层面的研究。运用各种类型的资源研究黄帝文化有一个共同目的,就是从多角度、多层面阐发黄帝文化的精神,深入挖掘黄帝文化的价值。

同时应该强调,黄帝文化的几类资源的学科属性不同,价值所在不同,必须恰当地运用它们,黄帝文化的研究才具有科学性。按其性质,这些资源可以分别归属于历史学、民族学、文化学、民俗学、民间文学等学科,属于历史学的又有属于史前史、古代史、近现代史的区别,还有属于社会史的区别。虽然资料的学科属性有时候互相交叉,而性质的区别基本是清楚的。研究黄帝文化的时候,必须区别资源的性质,分别使用不同资料论证不同问题。在各种区别中最为重要的是,要将“五千年以前”与“五千年以来”区分开来,就是将属于研究五千年以前黄帝时代的资料与属于研究黄帝时代以后五千年来黄帝观念的资料区别开来,分别使用,分别说明不同问题。这样才有科学性。否则研究黄帝文化就会失去科学性,研究的结论就没有说服力,以至成为扰乱视听的胡言乱语。

六、 要积极探索古史传说中的黄帝时代与考古文化的联系, 但在确定具体考古遗址与黄帝传说的关系的时候,必须保持严谨 的科学态度

积极探索古史传说与考古学文化的联系,是推动古史研究的正确方向。自从近代中国考古学诞生以来,这个任务就提出来了,只是在考古发现很不充足的时期难以着手进行这样的研究。近几十年考古发现越来越多,已经可以着手进行这方面的研究了,实际上也已进行着这样的研究,并已经取得不少成果。目前多数研究者的承认,古史传说中的黄帝时代与考古文化中的晚期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的年代相当,将黄帝时代的传说史料与晚期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考古发现结合进行研究,成为认识黄帝时代的可靠途径。这已是多数研究者的共识,无需多说。

如何将黄帝时代的传说史料与晚期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考古发现结合,目前研究者的做法有差别。一种做法是,将黄帝时代的传说史料与晚期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考古发现结合起来,论证黄帝时代所处的社会发展阶段,最多是论证黄帝时代文明起源的一般状况。例如,论证当时氏族、部落存在状况及其相互关系,论证黄帝时代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制度文明的发明创造。另一种做法是,力图将已经发现的具体遗址与传说史料的记载联系起来,认定某个遗址就是传说史料记载的黄帝氏族的聚落遗址,某个遗址就是黄帝城等等。这样的认定,至今没有一个是有充分证据的。由于学术以外的因素的推动,目前后一种做法有变本加厉的趋势。我们以为后一种做法不可取,因为它缺乏研究工作应有的严谨态度,结论没有科学性。为了黄帝文化研究健康发展,我们在确定具体考古遗址与黄帝传说的关系的时候,必须保持严谨的科学态度。刘宝才 西北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

[1]《史记•五帝本纪》